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我为卿狂 > (三)

(三)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精细化纤集团是跟西德合作的大型外资企业,总部就在浦东新区,周一的早晨总有一个例行的碰头会议,各部门的部长经理生产厂长全都集中起来,看来热闹非常。做为行政总监的刘莺负责着会议的统筹,一定要保证在总经理和外资代表九点准时出现在会议室时,与会的成员全体到达。此刻,她抱着文件夹站在会议室楼层的电梯门边,容光焕发地迎接每个参加会议的各方大员。“你好,欢迎你的光临。”电梯门一开,刘莺就笑脸可掬地招呼着,并递上今天会议的提简。“刘小姐,今天看来你真不错。”蹩脚的中文,还有身上那股淡淡的狐臭,据说他的这种体味随时能击倒任何女人。“你过奖了。”他太高了,刘莺不由仰起头和他说话,这让她极不舒服,她不由得掠掠头发。但这一姿势却让他居高临下的睇视到了敞开的衣领里柔软的肉峰。“刘小姐下班后我请你喝咖啡。”德国人施耐德先生说,他的眼窝深深,鼻梁高高,脸上的胡须辐射如太阳的光芒或者是豪猪的尖剌,有公牛一样结实的脖颈和野性的额头,额头并不开阔也不高深,但是没有影响他征服女人的声誉。“谢谢你,另找机会吧。”她的一丝微笑就象微风掠过水面似的,声音像是流水汩汩富于幽默,并且恰到好处。“刘小姐总不给我机会,我做错了什么没有。”施耐德滩开双手耸耸肩膀说道。他不失为一美男子,非常慧黠的灰色眼睛,而且体态风流,他是一大早起来也能够魂飞魄散为倾倒的德国人。刘莺春风依旧地说:“没有,你是个很得体的绅士。”刘莺不喜欢他的原因不是出于他公牛一样结实的脖颈和野性的额头,他不光是一个大人,而且还是一个雄赴赴的男人,不论是商场,运动场,还是在场逐鹿,都是胜利者。时间差不多了,大家陆续都走进了会议室,在各自的位置上坐下。九点准时总经理出现在会议室里,旁边是他的助理王雅丽,她一双眼睛趾高气扬地四处张望,带着鸡蛋挑骨头的神气。她那一身米黄色的衣服漂亮极了,面料轻薄精致,把她的一俱玲珑别致的身裁彻透地表露出来。刘莺刚进了这公司不久,她也从竟争对手的公司跳糟过来,这次,刘莺提升为行政总监,她也如愿以常地当上了总经理特别助理。总经理简凡主持了会议,六十多了的老头声音还是高亢响亮丹田充沛,刘莺知道今天的会议没那么快地结束,只好做出耐下心来的思想准备。大家都做出了很认真听讲的样子,有的还不遗余力地在本子飞快地记录着。坐在刘莺斜对面总经理旁边的王雅丽就没那么耐心,一双灼黑乌亮的大眼睛东张西望,就跟坐在刘莺旁边的施耐德四处寻览的眼波碰撞到了一起,就像两极的磁场互相吸附一样,一经接触就已柔蜜意地纠缠到了一堆。雅丽丰满的嘴唇撮成一圈,频频送来飞吻,有时还能见到舌尖在嘴里搅动。刘莺对有夫之妇的王雅丽放纵的行径早有所闻,但在如此大庭广众炎炎白日里跟男人调却是绝无仅有的,她的皮肤不禁一战栗,鸡皮疙瘩随即浮现。有秘小姐进来,在刘莺的脸腮耳语了一番,她飞快地在白纸上写了:有急事,需要我处理。然后递给简凡,也就无暇顾及他们俩个的秋波暗送眉目官司,悄然离开会场。刘莺走下了一层楼,在自己的办公室听取汇报,是公司的人货车进入市区让交警扣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上的事,主要的是司机在跟交警争辩中有过激的行为,推倒了警察还将他的脚给扭了,连人带车让警察拖走了。看来只能自己走一遭,刘莺吩咐备车,就到了市区交警大队,交涉很顺利,见到了他们的大队长,刘莺慌称车上有生产急用的材料,队长也很客气地同意放行,司机做违章处理,只是受伤的警察在医院。刘莺要了他家地址,坚持要亲自去探望,便将这事处理妥当。回到了公司,会议已经开完,整个楼层悄没声色,她记得文件夹还放在会议室里,正想进去,却发现那门并没关闭,里面隐约好像还有人声,就停住了脚步,透过落地玻璃窗的遮条隐约能见到会议卓上的高背椅撑着一件男式的西服。刘莺礼貌地敲着门,隔了好久,才见施耐德过来将门开出一条缝隙来,见是刘莺,就放心大胆地全开了,德国人一脸淫笑地拉着裤拉链,他的体味热腾腾迎脸扑来,刘莺的脸不禁掠过一丝厌恶,嘴角也跟着抽动了一下。正如刘莺所料里面的女人是王雅丽,她娇态慵懒地斜靠在沙发上面,鬓发缭乱,脸上洋溢着春色,一张脸如落霞一般绯红直到耳根,眼睛跟刘莺的目光一接触,并没有丝毫的慌乱,反而嘴角还挂出挑衅的笑意。刘莺找到了自己的文件夹,她昂然地走出门时没忘了回过头对他们说:“请你们放尊重一些,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天啊,她生起气来真美。”背后传来施耐德蹩脚的中文。雅丽走上前来,从他的背后双手围到他的腰上,他感到了她胸前的柔软。“她的屁股真迷人。”德国人还没浸在离去了的刘莺身上。雅丽环抱他的双手从裤腰伸了进去,握到了他那还沾着湿渍的阴茎上,他舒适地闭上眼睛:“宝贝,你还没要够吗。”“当然,让她搅了好事,而且你的热好像还没倾泻。”雅丽放荡地大笑,手也没停着,把他的裤带解下了来,施耐德就反转过身去,搂起着她放到了会议卓上,他搬开她的大腿,就见到了她还渗着淫汁的那一地方。刚才雅丽的内裤还掖在他的裤袋里面,他伏下身埋下脑袋,把脸捂到了她大腿中间,伸长了一根舌头就舔舐在她的那一地方,东方女人白皙光滑的皮肤让他迷恋,稀疏的阴毛柔软卷曲,娇嫩的那地方小巧玲珑,这使他男人征服的欲望更加强烈,他喜欢看她们被他健硕的身体所支配,她们的矜持含蓄让他的狂所摧毁,在他的胯下无望地衷吟。雅丽刚才还爱意绵绵地抱着他埋在自己裙子里的脑袋,手轻抚着他一头飘逸的金色长发,现在让他的舌尖四处搅动之后,早已将个身子倾斜后仰,双臂撑在卓面上,晃动着一头已经散开了的长发,胸膜间吐出大病初愈的呻吟。他的舌尖总能唤起她无数次意外的惊喜,或者轻柔,或者粗砺,或者紧随着她欲的波动而摧波助澜,或者紧贴着围绕着让她渴望更加激昂的愉悦。施耐德惊诧地发现这东方女人激动起来绝不比西方荡妇逊色,他爬上了会议卓上,摇晃着那根粗硕巨大的阴茎,直迫她如花苞怒放的那地方,他缓慢地推动着,刚接触时女人夸张地长长叹息着,脸上浮现欣喜若狂的喜悦,臌胀起来的下体让他感到紧迫,里面涔涔淌出的汁液使她轻易地吞纳了他。他的阴茎温柔地磨擦着,适当地在她的深处搅动磨研,她的欲一下就旺盛了起来,难以承受的焦虑让她的双手紧压着他的屁股,甚至把指甲也陷进了他的肉里,她不甘寂寞一样挪动屁股。他就愤然地抽送起来,一次又一次猛烈地攻击着她,他知道她索要着什么,她此时此刻的欲望比他更加强烈,他感到了她里面一阵阵的间歇的抽搐,面对这充满狂野激奋的女人,她引诱一般柔软起伏的身体,让他更加急速地冲撞,她无法承受一样地叫喊着。他的阴茎像筋肉纵横的大力士,野蛮无理地搅动,鲁莽粗悍地顶撞着,阵阵快感像冲击海岸线的潮水,汹涌地袭击着他,使他把持不住将憋了好久的热倾泻了出来。雅丽的身体摇摇晃晃地昏眩了一下,在他滚热的精液烫射中她双眼翻白,魂魄像蒸腾的水雾飘渺地升上空中。德国人看到了一个享受性欲高潮时的东方女人动人心魄瞬间变化,她的四肢像章鱼一样紧紧缠住着他的身体,一旦松脱了,好像她的灵魂也会随着远离躯壳。她下体的那一处还在贪得无厌般地吮吸着,他这才觉得坚硬的卓面让他的双膝跪得生疼,他让女人松开,然后温脉脉地跟她亲吻,她握着他退缩出来的阴茎,几乎可以垂挂下来了,像被烈日暴过了的水草萎靡。这是城市交通午间的高峰期,各种车辆和行人交织相拥到了一起,像大河里的激流湍急地流淌不止,刘莺迈着细碎的步伐融进了大街,街道两边的高楼鳞次栉比昂然挺立于蓝天下。没有别的应酬她的午饭都跟韩雪约好在这快餐厅吃,这里即有中餐也西餐,银色的长窗明净干爽,楼上沿街一圈落地玻璃窗,食客们愿意的话可以边享用食物边仰头窥视四周人的行状,从楼底下经过可以不用冒任何风险地捕促到穿短裙的女人各式各样、颜色不一的内裤。韩雪正趴在餐卓上摆弄着手机,一头披臂长发像瀑布般半掩半遮着生动的圆脸,大慨是在玩游戏,紧张得那小巧笔挺的鼻梁皱了起来,一杯可乐已见杯底,看来她是来久了。刘莺走到卓子边,用脚尖蹭蹭她微分着的大腿:“淑女不是这般坐法,从人行道就见着你的内裤了。”“你才来啊,都等得烦透了。”她绽放着笑脸,并赴紧夹着了双腿。“我刚经历了一段艳遇。”刘莺边说边跟她揣着餐具往盛放食物的长条卓,这里能够吸引周边的白领们就餐的是餐厅是开放的自助形式,而且花样繁多。刘莺掬了一小匙米饭,韩雪却是挟了意大利粉,她说:“遇谁啊,快说来听听。”她们就各取所需,回到了餐卓上。刘莺喝了小口可乐,清清嗓子:“德国人施耐德先生把总经理的特别助理王雅丽小姐放倒在刚刚结束了的本公司高层会议的会议室里。”她一口气地说,就像在播服新闻:“本小姐刘莺刚刚要对他们进行现场采访时,他们已经偃旗息鼓结束了肉博,从现场上只能见到施先生正提溜着裤子,而王小姐喘着气在旁歇着。”韩雪笑得前仰后合,揉着肚子说:“还说是艳遇,什么也没见着。”“有啊,施耐德先生白花花的屁股。”刘莺说。“还有雅丽小姐并不茂盛的下体。”俩人就肆无忌惮地纵大笑,引得周围的很多人注目。“他们可是迫不及待的啊,你们老板不在?”韩雪切着一块牛排,分出几小块到刘莺的盘里。刘莺叉着放进嘴里说:“老板给孙子过生日。”“要是让老板知道了,还不要她的命。”韩雪说。“她并不惧怕老板,这次在欧洲转了一圈,不是还带着她的女儿吗。”刘莺说着,韩雪就停下手不说:“王雅丽的女儿跟着出国,才多大啊。”“十四岁,正读初中。”刘莺说得轻描淡写。韩雪推开面前的盘子,伸了个懒腰说:“下班还到健身房吗。”“我没空,要探望一病人。”刘莺回答着,见韩雪的眼光怪怪的,就接着说道:“是公事,一交警。”说完,就招呼服务小姐,韩雪说:“我来付吧。”“我这行政总监还有权力吧。”刘莺在她递过来的帐单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她将这一家餐厅指定做了公司接待客人地方。韩雪就特别钦佩她这一点,她们公寓里的好多新潮家俱也是刘莺公司里付的帐。下班时刘莺就要了公司的车子,她上午在交警处带回和纸条上地址很陌生,公司的司机小黄就把她送到了附近,弄堂太狭隘了车子进不去,小黄给她指了方向,她就将车子放走。她在弄堂外的的水果挡上买了包扎得像小花蓝一样的各种水果,整条街让灰蒙蒙气息笼罩着,傍晚的太阳像一只毫无生气的大眼睛擦着路边的石门慢慢下沉。石门有好多岁数了吧,光滑苍老还沾染着些人气。刘莺是在一杂货铺确定了门牌,推了门进去是一个窄长的小天井,有一老太太正坐在在堆放着糟杂物件的矮板凳剥着新上市的蚕豆。“请问佟天民就住这吗?”老太并不立即回答,不时地用昏花的老眼觑着刘莺。她不知那不对劲了,下意识地摸摸挎包,又将全身检阅一遍,粉红的套裙钮扣齐整,短裙子也没爆开拉链,熨贴的衣裙勾勒出她欣长优美的腿部形状来。“你是他的什么人,找他有事吗?”老太婆仍旧不断地打量着她,看不够似的,刘莺试图给她一个镇定的微笑,但老太还是不依不挠毫无表地盯牢了她。“你上去吧,他伤着脚了。”从过堂那些破旧的纸箱、发霉的木条,晃着液体的玻璃瓶艰难地绕过,再上了那快烂掉的楼梯。那是一阁楼,一张简朴的木床上躺着一个脚缠绷带的男人,他的后背厚实,有着大宛马一样圆溜溜紧翘的屁股,刘莺在木板墙体敲了几个,他就翻过身来,一脸不懈地盯着刘莺。“你是佟天民吧,我叫刘莺,是精细化纤的。”刘莺说着,“我代表公司来看望你。”他起了身,金鸡独立地一步一步耸到窗前,把窗帘拉了开来,红色丝绒的反光像火焰衬在他的脸上。他很年轻,不到二十五六岁吧,可能紧张,脸上面有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他的憨厚、黝黑的脸庞让刘莺生出一丝怜悯,如今这世界像他这样的男孩真是凤毛麟角,难得一见。房间里零乱不慷,烟味酒味男人的汗味,旧报纸混合着各种气味,气氛有些怪怪的。他赤脯着上身,有浓密的体毛,下面只着一条四角内裤,中间正形迹可疑地隆起一大堆。看他窘迫惶然的样子,刘莺说:“你穿插上衣服吧。”有一扇门通到外面的平台,刘莺就走了出去,弄堂里炊烟渺渺,飘扬着饭菜可人的香味。刘莺用手掠着头发,耳边那黑蝴蝶翅不时地掩住她的一只眼睛,让她颇觉不习惯。他的一双腿修长笔挺,小腿上有密密卷曲的毛发,刘莺想着,大腿内侧的肌肉不禁异样地绷紧了,刚刚上午经历了一次激的碰撞之后,使她身上的魔障会时时地毫无来由从角落里冒出来,这一直让她不安。他穿上圆领的体恤和一条白色的运动裤,蹭着一只让纱布包裹臃肿的脚招呼刘莺。“不好意思,我的脚不便招待,你就随便吧。”他的房子也没其它的坐椅,仅有的一张放在写字卓上,让给了刘莺,他坐在床沿上。刘莺上前将他那只伤了的脚搬上床,小心地平放后用手指那脚踝轻按着:“好肿,很疼吧?”“其实也没大碍,过几天就好了。”他有点不好意思,却管束不住自己的目光,从刘莺宽松的领口溜了进去,窥到了一抹粉色,那是她乳罩的边缘,还有白皑皑半圆。刘莺觉察到了他在黑压压的眉毛和睫毛之下慌乱的目光,眼睛像风吹过的稻田,时而露出稻子下的水的青光,一闪,又暗下去了。她坐回到了椅子上,她坐下时撩起了裙裾,两条迷人的对他显露着了,他不禁闭上了眼睛,陷入迷幻境的想象中。“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就打个电话。”刘莺说着,本来到这也已经可以告辞了,刘莺起身站了起来,但却管不住自己的脚步挪到了椅背后面,她睇视着他裤裆下面坚挺起来的顶做蓬帐了的那一堆,觉得一阵强过一阵的的冲动在她的血管里无声的欢畅。刘莺没想到他突然地睁开了眼,她那虎视眈眈的眼睛收敛也太匆促了,她的脸一下就绯红了起来,白皙的脸一旦红了就一下红到了耳根,是一种成熟女人羞涩的媚态。他不由得扯了一下衣摆,用衣摆覆盖住下体。楼梯不适时宜沉重地响起,刘莺如梦初醒,从那股莫名其妙的吸引力挣脱出来。是那老太上了楼来,她问他是否要吃饭了。他介绍说那是他的房东,他只身一人安排到了上海,单位也没法解决房子,就渐住到了这里。老太的充满疑惑的目光让刘莺有点窘迫,心里被那老太过于殷勤的打探搅得发虚,隐隐地颇有她跟这男孩会发生什么。但那只是一闪即逝,她的表立即又变回自信,相当的庄重,她从容不迫地以优雅的姿势翔立着。走到了街道上,刘莺的脸又绯红了,一副少女般的,羞赧极了的模样,然而她的眸子变得晶亮晶亮的。她看着习习夜风掠过疏密有致的花影,领悟着一片明明暗暗悉悉索索的有形景致。听着远处舞池里红男绿女使劲摇响像金钱一样不断增殖的丰满浑圆臀部。读大学时的刘莺有个绰号玻璃美人,玻璃是冰冷的,只能用来远视。那些追求她的男人在经历了多次的漠然的碰撞后,都自觉地选取择了放弃,暗自感叹这女人只是水中月镜中花,不知是怎样的男人才能走进她的心扉。待到快毕业了的时候,才发现每当周末都有一辆小车停在校门口等待着她,一个瘦高的男人戴着墨镜殷勤地为她开启车门,然后一溜烟地走了。刘莺还来不及仔细体味恋爱的甜蜜,这个叫周文龙的男人就将她收编做了妻子。周文龙是刘莺的母亲儿时好姐妹的儿子,她们介绍给了刘莺,以前他们是熟悉的,但到了这谈婚论嫁的时候就显得陌生,在他们单独第二次约会时,这个有着白净脸颊的男人露出了男人最丑陋的一面。刘莺后来才证实,那一次确实是他阴谋策划精心安排的。周文龙从学校里将刘莺直接带到了他的新居,他说那是他父母送给他的结婚礼物,一处临海的公寓。他们品尝着正宗的巴西咖啡,放着美国大片,他们用花粉般的芬芳呼吸、用昆虫般的神秘轻语。相拥在沙发时他亲吻了刘莺,他温湿的嘴唇带着梦幻般的迷茫,让刘莺懵里懵懂地接受了,又懵里懵懂地乐此不疲,他们吻到最后时刘莺惊觉自己的身体已让他压在下面,她的大腿内侧有一根要命的棍状顶撑着。刘莺长大后从没有跟男人有过如此紧密的接触,但她知道眼前的这男人已到了弩拨弓张的时刻,她想挣脱,但动作却娇柔无力,反倒让他觉得是一种欲拒还迎,这种时候女人的矜持。他的一双手在刘莺的衣服下面四处摸索着,所到之处都让刘莺无法抗拒在燃起了欲望,当他像剥开香蕉皮一样剥除了他身上的衣服时,刘莺充满好奇地偷睇着他两腿间的那一根东西,那东西真的丑得无法比拟,通体乌黑盘根错节,还有紫亮的头如同大脑袋的孩儿。反正那时刘莺觉得这丑陋的家伙真的并无美感所言,她也知道这家伙却比男人其它的器官跟女人更有着密不可分的亲密。刘莺那丰隆的下体接纳这丑八怪时并没有别人说的那一般痛不欲生的撕裂,只有一种饱满的轻微的胀痛,这种不适随着下面那种似尿非尿的汁液湿润之后,随即就转化为沉迷,磨擦引发的快感弥漫到了全身,本来狂燥不安晃悠起落的胸间也得到了安息。就在他越来越急促,越来越使劲的抽动中,刘莺整个身子轻浮得像羽毛一样飘荡,她不想睁开眼睛,恐怕眼睛睁开了,这惬意的荡魂动魄就倾刻化为乌有。刘莺开始学会迎接他了,也跟着他的纵送一耸一耸地挺起屁股,甚至她的一条大腿盘到了沙发的靠背上,看着满头淋漓大汗如役苦力的他,她不禁爱怜地抚摸他的头发,突然一阵酥麻如触电颤抖但又超脱的感觉降临,这前所末有的突变让刘莺有些恐慌,爽快如同浪潮狂涌使她不由得呀呀大叫起来。一双手不知所措最后攀到了他的脖颈上,她不敢让他再动一样,把腰间已悬挺着屁股紧贴着他,好多他没动,只有她的里面有种臌胀的颤抖,那颤抖紧一阵缓一阵,让她的神经也跟紧一阵缓一阵收缩松驰。

喜欢我为卿狂请大家收藏:(www.4txs.com)我为卿狂四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我为卿狂魔法的奴隶欲望中的颤抖欲望都市之悖伦孽恋武林启示录母狗黄蓉传宦妻M老婆的刺激游戏厕所瞟春记小涵的淫荡告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