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我的支书生涯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一天,我正在村口树林里拿着鸟枪打鸟。收获不错,一布袋的麻雀,几个小朋友跟着我起哄,等着烤麻雀吃肉,有两个人骑车过来了。我让一个小朋友去看看找谁,小朋友跑回来说找我的,赶紧过去一看,竟然是我们初中的校长和葛彩云同学。两人都是满脸汗水。我问怎么回事,原来,葛校长也被打倒了,领头的又是爱国班长。我很纳闷,低声问彩云:当初爱国班长不是喜欢你么,你们不是还有段感么,怎么会这样。彩云低头不语,我也不方便问,校长拍拍我说:校长这次是来避难的,如果你收留我,我很感激,你害怕,我们就走。我拍着胸脯说:不怕,怕个鸟,我这里现在是战备粮基地,没人敢捣乱的。请了两人进村,安排住处,让老校长跟两个大姐住在了土地庙,彩云跟胡月儿住在我家,我搬到了村办。一次吃完饭后,彩云跟我说了实话,原来,彩云和爱国班长确实好了,但他们又一次亲热起来,爱国班长发现彩云不是处女,就逼问她,彩云说了实话,爱国班长就怒了起来,两人直接就分手了,从此,爱国班长就恨上我了。我挠挠头皮,彩云说;你不用内疚,这个人人品不行,我没跟他好下去是我的福气。我点点头:你那个挨揍人的警察哥哥呢。彩云说:也被关牛棚了。我说:他不是战斗英雄么。彩云说;帮助了几个老干部,受了牵连。我担心的问:现在镇上闹这么凶么?彩云说:这次运动很猛烈,而且看不到结束的迹象。我向来不懂政治,低头不语。傍晚,我陪着彩云到村口散布,两人在皎洁的月光下走着,彩云说:现在全国都动起来了,你们这里这么宁静,真是世外桃源。我咧嘴说:喜欢就住着,现在起码能吃饱了。彩云点点头,两人走到了小树林,彩云四下看看,笑着说:这里很像我们帮农的那个小树林啊。我一下想起了那个晚上,我的第一次和彩云的第一次,脸微微热了,看着彩云,彩云也有些痴迷,我伸手出去,她拉住我的手,慢慢的靠到我怀里。春天来了,麦苗返青了,大家开始了农忙,几个来避难的人也热洋溢的参加了劳动。老校长跟冯大姐还建立了革命友谊,两人凑合的过上日子了。彩云和胡玉儿也混的很熟,两人亲密无间。反倒我没法下手了。雪地救了那个女娃儿,虽说放她走了,但是经过那次,我对年纪小的女人产生了一种特殊的爱好,偷摸的找了几次傻妹,不过我发现每次傻妹乐呵完了都会有短暂的几分钟不傻的时期。目光清澈,表达清楚,动作也平缓,渐渐的五婶子也发现了,曹老头总是欺负完傻妹,如果曹老头表现好,傻妹也会有几分钟跟平时不一样。我觉得傻妹的病有可能治好,打算送她去治病,可彩云说镇上的医院都没有医生了,何况是精神病院。我只好自己配合曹老头,坚持给傻妹治病。日子过的很平静,安逸,偶尔偷偷腥,打打牙祭,到也乐呵。可平静的日子就是容易出事,柱子惹祸了,柱子身体好,家伙大,到处偷腥,村里不少妇女都跟他有一腿,这种事大家见怪不怪,只要不抓了现场,大家都无所谓,可是柱子却真的被抓了现场。一天,柱子惦记上了村口王屠户的女人,这个女人是前两年灾年的时候,嫁过来的,一个逃荒的女人,长的还算有点摸样,柱子一天请王屠户喝酒,两人在王家喝了不少,柱子是有预谋的,把王屠户灌晕了,到了厨房,拉着王屠户的女人求欢,那女人立刻脱了裤子,两人干了起来。可柱子非要玩个刺激的,拉着女人来到王屠户身边,当着烂醉昏睡的王屠户面干人家女人,那女人吓个半死,柱子刺激坏了,两人正着呢,王屠户突然醒了,看到两人,一着急,酒完全醒了,王屠户蹦起来,拿着封存很久的杀猪刀给了柱子一刀,本来柱子理亏,可挨了一刀,他也不干了,两人打了起来,柱子又挨了一刀,王屠户扔了刀就跑了,柱子倒在地上,那女人吓坏了,嚷嚷起来,邻居请了老瞎子去,老瞎子处理了一下,暂时止住了血,我们套车给送到了镇医院,他媳妇可不干了,当着大家跟王屠户的女人打了起来,还要报警抓王屠户,被我拦住了。柱子住院了,孙媚儿陪了两天床,跑回来跟我闹,说没钱给柱子看病了。我也没钱,孙媚儿闹着要去找王屠户的女人要钱,我死命拉住,想怎么能给柱子弄些钱。村里人凑了不少鸡蛋,可鸡蛋也不能交住院费啊,我跟大家商量一下,决定去镇上把鸡蛋悄悄卖了,看看能不能补上一些费用。我骑着老校长的自行车,驮着孙媚儿,和一筐子鸡蛋,我们来到镇上,到一些居民家附近,也不敢吆喝,推着车,跟做贼一般卖鸡蛋。那个年月,副食是最紧张的,一筐子鸡蛋到了镇上,基本上很快就被抢光了,也没碰上什么管理人员,我们攥着一把子零票,去医院缴了住院费,竟然还有剩下,给柱子买了些营养品。我第一次感觉到了钱的重要,回村的路上,我默默的在想,咋能搞钱,有钱啥都好办,没钱干啥都不行。孙媚儿看男人也脱离了危险,缴了住院费,她自己还落了一些在口袋里,小脸乐的红扑扑的。坐在我后座上开始发骚,搂着我的腰,脸贴在我背上使劲蹭,蹭的我直接把车骑进了山沟里,两人搂做一团。我终于知道啥叫水做的女人,孙媚儿跟我在山沟里滚了几滚,人就软软的了,我肆无忌惮毫无反抗的把她扒了个精光,孙媚儿在我脱她衣服的时候,身体就像有生命的一滩烂泥,从来没有这么顺利的脱一个人的衣服。孙媚儿成熟丰腴的雪白肉体完全展现给我,初夏的太阳暖暖的,我看着眼前雪白的肉体,一种由内心发出的狂用上脑袋。孙媚儿的奶子很鼓,奶头褐色,我一头埋进去,狠狠的咬住一个奶子,嘬了起来。孙媚儿身子一躬,随着我的嘬弄,哼哼起来。我看着雪白的脖子和肩膀,一阵冲动,一口咬住了她的肩膀,孙媚儿痛的浑身一抖,可嘴里还是不停的呻吟,我张开嘴,两排深深的牙齿印。我更冲动了,伸手往下面掏去,孙媚儿两腿间已经汪洋一片了,粘糊糊湿答答,还不停的往外涌着液体。我吓了一条,以为孙媚儿尿了,低头一看,孙媚儿腿间清亮的液体咕嘟咕嘟的泉水,流的满腿满屁股,地上的草皮都湿了,我看着孙媚儿,孙媚儿低声说:好人,别逗我了,痒死了。我凑过去一闻,没有尿骚味道,问孙媚儿:咋这多水。孙媚儿说:不知道,看到你就冒水,俺也不懂。我说看到你家柱子不冒水么。孙媚儿说:也冒,不会这么多。我拿指头沾了一点放嘴里,没啥味道,孙媚儿说:听俺娘说,这是阴精,女人的精华,大补呢。我一听,凑过去吮吸起来,越吸越多,夹在孙媚儿微微张开的嫩唇里,还冒了泡,我舔了进去,孙媚儿大喊一声,要死了!!!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脖子脸颊,双手拔草一边抓住我的头发。我没头没脸的舔着,孙媚儿连声求饶,我快喘不上气来,用力掰开她大腿,孙媚儿使劲叉开腿,我用指头分开她的嫩唇,想看看水咋流出来的,下面有一个洞,微微张开,一开一翕的,好像在喘气,洞里下端褶皱的嫩肉也随着涌动着。我看到上边还有一个小洞,洞口汪着几滴水,粉粉嫩嫩的,吐出舌头轻轻的舔着。孙媚儿急了,低声喊道:爹啊,尿尿的地方你也舔,痒死啦,亲爹啊。我看她浑身哆嗦,舔的更起劲了,孙媚儿可真受不了了,双手使劲推我的头。我起身解开裤子,露出鸡巴,孙媚儿爬了起来,跪在地上,捧着鸡巴就嗦了起来,孙媚儿很聪明,只把鸡巴头子塞嘴里,舌头使劲抖着,舔着我的尿眼,舒服的我也是浑身哆嗦。我两人正弄着呢,远远看有人走了过来,我赶紧按住孙媚儿,两人光着腚趴在沟里,不敢出声。怕谁谁来,来的人正是老婆胡玉儿和丈母娘地主婆,两人没发现我们,一路聊着走了过去。我鸡巴彻底吓软了,等她们走没影了,我低头摆弄了半天,也没硬起来。孙媚儿急了,掰开我的手,握住鸡巴往嘴里塞,吃了很深进去,慢慢的硬了起来。孙媚儿笑道:俺娘说了,女人就要拿嘴巴换鸡巴,才有的玩。我捏着孙媚儿的奶子说:你娘懂的真多,你娘干啥的?孙媚儿一笑说:俺娘解放前是做婊子的,俺爹是谁都不知道。我哈哈笑道:果然有料,想你娘致敬。孙媚儿哀求道:亲爹,捅俺几下吧,这么大的鸡巴,俺还头一次见呢。我让孙媚儿躺好,分开腿,我趴上去,孙媚儿抓住鸡巴就往阴道里塞,可鸡巴太粗了,两人折腾半天,才就着孙媚儿的淫水滑了进去。两人长出一口气,搂做一团,也不动作,我闭目体会着孙媚儿的湿热,孙媚儿体会着我的粗大。终于,两人缓过气来,开始动作,孙媚儿双腿就像蛇一般缠着我的腰,我屁股动作,孙媚儿的腿还随着节奏帮我使劲,让我抽插的很轻松。孙媚儿双腿轻轻夹住我的腰侧,柔滑的大腿来回摩擦着,她的腿来回动,带动阴道也不断的蠕动,挤压吮吸着我的鸡巴,我还没试过这种内功,赶紧很新奇,鸡巴深深的怼着不动,就靠孙媚儿大腿带动阴道内壁,也能形成一定的摩擦,我舒服的闭着眼享受,孙媚儿举着腿宛若凌空瞪着自行车,过了一会孙媚儿就受不了了低声说:爹啊,求你了,动一动,女儿腿都酸了。我看着她比我还猴急,哈哈笑了笑,挺直身体,双手按住她两个膝盖,往两侧一掰,她的阴埠完全展露出来,我半跪在地上,鸡巴一顿猛抽,孙媚儿捂住嘴,眼珠子都躲到上眼皮里了,白白的眼球泛着几根血丝,看的都有些渗人。孙媚儿水太多了,搞的我们身体间都是黏糊糊的半干的粘液,我怼了几百下,孙媚儿不知道泄了几次身子,软的跟死泥鳅一样,手都拒不起来了。……孙媚儿笑道:爹啊,闺女13岁就破了身子,本来还想当个头牌,没想到解放了,只好到这里嫁给了柱子。我咧嘴笑道:13岁,那时候你多嫩啊,爹要那时候认识你,可舒服死了。孙媚儿笑道;爹,那时候你那家伙还不给我捅烂了。我咧嘴说;要俺能弄两个13,14岁的嫩货,死了都值当。孙媚儿想了想说;难,除非有爹娘求你办事,甘心把闺女给你乐。我咧嘴说;你给爹想想法子,成了,爹亏不了你。孙媚儿笑着说:俺一定给爹弄一个。我搂过来她亲了几下,两人赶着马车进了村。

喜欢我的支书生涯请大家收藏:(www.4txs.com)我的支书生涯四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母狗黄蓉传厕所瞟春记人生性事之写点真格的小涵的淫荡告白娇妻们的变化背叛欲望都市之悖伦孽恋武林启示录M老婆的刺激游戏欲望中的颤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