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我的支书生涯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我跟在两人后边进了冯家,一个中年妇人伏在床上正在酣睡,桌上两瓶开了的罐头吃的干干净净。超美说;这就是我妈。陈佩云,是制衣厂的工人。我看着酣睡的妇女,身子修长,但很瘦,看来是灾年造成的,还没有恢复,但瘦弱的身体上,奶子很挺,而且丰满,包裹在一件起了毛边的背心里,深深的一道肉沟。花布裤衩里也包裹着一个丰满肥硕的大屁股,大腿很白皙,看的我挺动心。我朝超美竖起大拇指说;有这么漂亮的妈,才能生出你这么漂亮的闺女。超美推我一下说;你可轻点,吵醒了可就麻烦了。我过去轻轻推推超美妈,女人身子软软的,平摊在床上,轻轻的打着酣,我伸手挑开她的裤衩,一蓬黑毛露了出来。我看着大乐,毛多的女人性欲强。我轻手轻脚的脱了妇人的裤衩,分开腿,两根指头慢慢的抠进她的阴道,轻轻的抽插着。妇人身子微微动动,嘴巴也抿了两下,两腿微微分开,我慢慢的抠挠着,妇人大概感觉到了什么,屁股也扭了扭,吓我们三人一跳,看她还在昏睡。我脱了裤子,举着鸡巴爬上了床,我让超美和黄婷婷出去,两人吐吐舌头,出了门。我双手撑着床,不让身体压到超美妈,鸡巴对着她的下身,慢慢的上下挪动着,寻觅着洞口。鸡巴头子欠了进去,我微微一使劲,半截捅了进去,生过孩子的女人还是能容纳我的东西的,不过也是很紧绷。妇人似乎有些反应,身子又扭了两下,我顺着她的动作,慢慢的把大半截鸡巴入了进去,不敢太深入,慢慢的抽插起来。妇人没有醒,但身体有了反应,下身湿润起来,分泌了不少淫水,我抽插的很是舒服,看着没有表的妇人,轻轻的拉起她的背心,含住一个奶头,舔吸起来。妇人开始有了一丝兴奋,脸色潮红起来,呼吸也不那么均匀了,嘴唇也微微张开,舌头吐出一个尖尖,看样子在做一个春梦,下身也抽搐起来,阴道里的肉壁也一圈一圈的握着我的鸡巴。我担心她醒来,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不过性欲已经让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我不敢太发力,太快,保持匀速的慢慢抽插着。抽插了很久,黄婷婷和超美进来看了几次,都有些着急害怕,我终于射了出来,一股浓精喷到超美妈的肚皮上,超美取了毛巾,轻轻的搽干净她妈的肚皮,黄婷婷扶我下了床,超美轻手轻脚帮她妈拉上裤衩,我们三人捏手捏脚的出来。我带着两人找了一家饭店,要了两荤两素,没有粮票,全部用钱结账,两人吃的眉开眼笑。又找了一家副食店,高价买了一些点心,一瓶菜油,这在当年可是重礼,三人又回到冯超美的家里。冯超美先进家,叫醒了她妈,然后招呼我们进去。我把点心油拎了进去,超美妈还迷迷糊糊呢,不过看到东西,人就精神了。超美介绍我是婷婷的亲戚,是他们主任的同学,农村的一个大干部,超美妈很客气,还带着一些卑微的笑容。婷婷说:我这个表哥以后要经常来镇上开会学习,不愿意住旅店,你们家里有空屋子,能不能来家里住。我说:大嫂,不白住,每次来给你10块钱,最多住两三天。饭前另算。朝美妈很高兴,使劲点头。婷婷和超美说还有任务,两人就跑了。超美妈帮我收拾那间空屋,她一边打扫,一边背着我用手抠挠裆部,估计是下身粘液干了让她很痒。我看着超美妈的大屁股,心里有痒痒的。我想起来买我文物的肖哥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我跟超美妈打了个招呼,就出门奔肖哥家而来。肖哥见我来了很是高兴,泡了好茶请我喝,我也喝不出个好坏,就觉得挺好喝,两人东一句西一句瞎聊着。过了一会,一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子从里屋出来,对肖哥说;师父,丹药好了,可以服用了。肖哥说;来来,给你看看仙丹是啥样子。我跟在肖哥进了里屋,一件密室里,摆着一个炭炉,上面有个青铜鼎,不知道里边煮着什么。肖哥用毛巾包住手,打开鼎,里边一个小碗,肖哥把小碗端出来,里边是小半碗药水。肖哥让女童拿了个空碗,把药水分了一半到空碗里,让我喝,我说:这是仙丹?肖哥说;是啊,能延年益寿,最关键还能增大男根,日御数女而不倒。我一听就把碗放下了说:仙丹不是一颗一颗的么。肖哥笑道;那是把它在提纯,加上面粉,弄成泥,搓成一颗一颗的,比如出门也能服用。我说;哥啊,这个男根我就不用再大了,现在都是麻烦了,这药还是你喝吧。肖哥笑道:兄弟很自信啊,可否给为兄一观?我说;惭愧,惭愧,让大哥见笑了。说完我脱了一半裤子,掏出鸡巴,肖哥看了说:很普通啊。我说:带它硬了再说。肖哥让女童过来,双手捂住我的鸡巴,不大一会,鸡巴硬了起来,粗若碗口,青筋暴露,长如擀面杖。女童惊的面无人色,肖哥看了也啧啧称奇。我收起鸡巴,肖哥说:兄弟,你这家伙肯定是后天药石的结果,人本来不可能长这么大的。我点头说:是啊,可现在很是麻烦。肖哥说:是不是女人受不了?我说:是啊,年轻女子,未曾生产的,都容不下兄弟的家伙。肖哥指着女童说;这是我当年救的一个差点饿死的流浪娃,你看她有多大?我说;不过10岁。肖哥跟女童都笑了,女童说:我已经19岁了。我说:那为何如此容颜,身材跟小孩子一样。女童苦笑道;我9岁多就这个样子了,后来就再也不长了,医院说我脑垂体有问题,不会长大了。后来爹妈就遗弃了我,我差点冻死在野地里,后来师傅救了我,我就一直伺候师傅。肖哥说:我们也有男女之事,你可相信。我说;这么小,如何做到?肖哥从傍边柜子上取了一个小瓷葫芦,递给我说:这叫松松丸,是古方,女子服用了,下体会松弛一些,方便进出。古人有些怪癖,喜好女童,但有难以行房,就搞出这个药。肖哥有拿出一个葫芦说:这叫紧紧丸,女人岁数大了,阴道松弛,为了增加行房乐趣,可用此药,就宛如处子一般,吃多了行房还会见红。肖哥说;兄弟也是在风月场所打滚之人,这两瓶子药拿去用吧。我很是感激,藏好了药,出来继续跟肖哥喝茶。我问肖哥:你有如此本事,怎么甘心当个文物贩子。肖哥笑道;你可别小看了这个文物贩子,我不但懂文物,我还能做文物,?天不便带你去看了。女童过来给我们换了热茶,肖哥指着她说;有了她,我也不愿意出去工作了,我不缺钱,吃喝不愁,天天享受齐人之福,没啥想法了。女童换了水就退下了,我说;你还打算跟她生活,不娶媳妇了?肖哥说;她本来就是可怜之人,我若娶妻,如何安顿她?我说;肖哥真是心善之人,兄弟佩服。辞别了肖哥,我回到超美家里,超美妈做了一小锅鸡蛋汤面,招呼我吃,正巧有些饿了,端过碗来,淅沥呼噜吃了个干净。超美妈看着笑到;家里好久没有男人了,我也好久没砍到人这么吃饭了。吃了面,我笑着从兜里掏了10块钱给她,超美妈死活不接,我硬往她手里塞,她使劲推,两人手碰手,我借机摸了两下。超美妈拗不过我,收了钱,端走碗筷,放进厨房。给我倒了热水,陪我聊天,问我打算住几天,我说要住两三天吧。超美妈说:婷婷她哥,你出差怎么也不带个行李,带两件换洗的衣服。我笑道;农村人,习惯了。超美妈说;这可不行,咋说也是个干部。这样,你去洗洗身子睡觉,衣服都给我,嫂子给你洗洗,明天早上就干了。我说;不行,咋能麻烦嫂子,我自己洗,自己洗。超美妈推我进到屋里,关上门说;你脱衣服,递给我。我只好脱了外衣长裤,从门缝递给超美妈,超美妈说;哎呀,里边的也给我,都给你洗了,干干净净的多好。我只好把裤衩也脱了,递给超美妈,光着身子躺在床上,过了一会,超美妈敲门说:婷婷她哥,给你打了盆热水,你自己擦擦身子。水放门口了。我爬起来,开了门,端了水盆进来,水盆边上还搭着一条毛巾,一个小塑料盒子里放着块肥皂。我舒舒服服擦了个澡,躺在床上,休息,超美妈来敲门,说:婷婷哥,水盆给我,倒了脏水。我起身端水盆,可是手一滑,盆脱手,水洒了一地,我本能一躲,脚下一滑,摔了一跤,脑袋磕在床沿上,眼冒金星。超美妈听屋里动静不对,赶紧推门进来,也不顾男女有别,扶我起来,我后脑勺上一缕鲜血冒了出来。超美妈赶紧给我捂住,扶我起身,超美妈急的到处翻衣服,要送我去医院,我捂住脑袋,拦住她,让她找了点纱布给我包上。超美妈仔细的给我包了脑袋,看止住血,喘口气,这才注意到我赤条条的,脸红红的不敢看我,准备出门。我一把拉住,摸着超美妈的手说;嫂子,谢谢你救我,要不……超美妈说;哎呀,别说了,嫂子先给你找条裤衩穿上,不好看。我笑着松手,超美妈夺门而出。我等了一会,超美妈还没回来,我推开门一看,超美妈正坐在缝纫机前,忙碌着,过了一会,超美妈过来,递给我一条裤衩,竟然在几分钟,超美妈就做了一条新裤衩给我。我高兴的穿上,还挺舒服,对门外超美妈说;嫂子,你手又快又巧。超美妈说;穿上了?我说穿上了,超美妈推门进来,笑道:嫂子就在制衣厂工作,天天就是做衣服,做条裤衩还不容易?超美妈收拾了盆和肥皂出去,我有了裤衩,也敢走动了。超美妈说;婷婷她哥,你休息吧,嫂子也睡了。我说;嫂子,你叫我刘兄弟好了,我现在睡不着,跟嫂子聊聊天好不。超美妈说:好啊。给我倒了热水,陪我聊天。原来,超美的爹在灾难就因为饥饿,引发了疾病,没得到好的治疗,很快过世了。超美妈也落下病根,总是头晕,上班也很难坚持,属于泡病号的一类。这样,收入也比较少,生活很是困难。我和超美妈都感叹那段没饭吃的日子,两人唏嘘不已。我数了200块钱出来,给超美妈,让她好好治病,补身子,超美妈吓坏了,不敢接。我说;当兄弟借给你的,好好治病,好了以后,再慢慢还我。超美妈也是太困难了,只好收了钱,感激涕零的,说我是好人,救星。我客套着。看着超美妈的大胸,闻着屋里的女人香味,我鸡巴又有了反应,超美妈给做的裤衩支起了个帐篷。超美妈瞥见了,脸红红的不敢看。超美妈说:刘兄弟,你休息吧,我还有点活。说完超美妈不等我说话,出了门。我悻悻的坐在床上。从门缝看去,超美妈又在缝纫机前忙碌着,看着她背影,我猛咽口水。在屋里,我走来走去,就不知道该找个啥理由去跟她说。鸡巴越来越硬,憋的我实在难受,最后我一狠心,推门出去,来到超美妈身后,一把搂住她的腰。我定睛一看超美妈手里正握在把锋利的剪刀,剪布呢,我一害怕,手一哆嗦。超美妈也吓了一跳,手一抖,剪刀下去,没剪到画的线,把布划了一个口子。超美妈挣脱我的手,举着布看了两眼说:哎呀,剪坏了。我赶紧说:我赔,我赔。超美妈看我一脸紧张,噗嗤乐了说;没事,给隔壁王婶做条裤衩,明儿,我去照样子买布,给她重新做好了。我看着半成型的裤衩说:都快好了,可惜了。超美妈说:没事,重做也就半个小时。我看着那裤衩说;剪坏了是屁股那里吧。超美妈说:是啊,棉布,不值钱的。我说:那边也剪一下,不就对称了么。超美妈笑道:这么一下,屁股上不就没布了,成了条带子了,没法穿了。我说咋没法穿,能包住的都包住了,挺好。超美妈说:屁股蛋子都露着,咋穿啊。我笑道;要是女人穿上,露着两屁股蛋子,那才好看呢。超美妈笑着啐我一下说:那还不如不穿呢。我说:不对,有些遮盖着,有些露着才美呢。超美妈笑着几剪刀,那裤衩成了型,前边一块布,后边一条带子,递给我说:回去给你媳妇穿给你看。我笑着说:我媳妇,农村妇女,穿啥都那样。要是嫂子穿给我看,让我死了都值当。超美妈脸一沉说:你刚才动手动脚,还没骂你呢,现在又占我便宜。你当我是什么人了。我赶紧赔罪说:嫂子,都是小弟的不是,嫂子千万别生气。超美妈看我诚恳,叹了口气说:刘兄弟,不是嫂子不给你面子,你给嫂子那么多钱,嫂子就是给你做牛做马都应该,可是嫂子怕啊,要是让人知道了,嫂子没法活了。我笑道:嫂子,这年月谁管谁啊,乱成:这样。好容易不饿肚子了,天天挨批斗,明天生死都不知,能高兴就高兴吧。超美妈说:可街上好多斗争破鞋的,现在要是犯了男女的事,也好麻烦的。我说:姐,就算犯了事,小弟也一人承担,你就说我强迫的,枪毙我都行。超美妈看我一眼,眼光已经充满温柔,低声说:好弟弟,不值得,嫂子这么老了,也不好看,不值得的。我晃晃手里的裤衩说:嫂子,你大屁股穿上这裤衩给我看看,枪毙我几回都值得。超美妈看看裤衩,看看我,叹了口气说:可就这一次啊,姐听你的,不过以后得听姐的。我说:好,以后听姐的。超美妈关好门,拉好窗帘,让我等着,她拿着裤衩进了里屋,过了一会对我说:小弟啊,进来吧。我兴冲冲的进去,可一看,超美妈穿着一条长裤,我一愣说:裤衩子呢?超美妈瞟我一眼说;裤衩当然穿里边拉。我笑着说:都穿上了,还穿长裤干啥。超美妈说;那个太难看了,一条带子卡肉里,啥都遮不住。我说:姐,我想看,给我看看。超美妈说:真想看?真想看你就动手吧,这次姐听你的。说着超美妈微微抬起手,示意我解她裤带。我蹲下身子,在超美妈腰间解开裤带,轻轻的拉下裤子,超美妈转过身来,雪白的屁股里卡着那道布,布边都起毛了,超美妈忸怩的说:好看不,这么穿倒是挺舒服的。我笑道:好看,白白的肉都露着,掰开屁股才能看到裤衩。超美妈说:这可省了料子了。我双手揉搓着超美妈的屁股肉说;姐,看你身上挺瘦,可这屁股上好多肉。超美妈笑道;喜欢不,肉多好生养,姐给你生个孩子?我笑道:给超美生个妹妹?超美妈说;好啊,不过你要养活我们娘三,不能只管你的。我说;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啊。我揽着超美妈的腰就把她推到在床上,超美妈双手平摊,闭上双眼。我低头吻了下去,超美妈配合的吐出舌头,两人深吻起来。超美妈吻的性起,双手搂住我的脖子,身体也抬了起来,低声说:好多年没碰过男人了,男人味道真好。我笑道;还有比舌头好吃的呢。超美妈笑道:赶紧给姐尝尝。我伸手解裤子,超美妈低头看着,等我的家伙露了出来,超美妈吓的一哆嗦说:我的亲爹,这是肉的么,真吓人。我笑道:不是肉的,铁的。烧热的铁。超美妈颤抖的伸手摸摸,捏捏说;真是铁家伙。还不捅死人?我笑道;试试就知道了。我双手捧住超美妈的屁股往上一抬,超美妈顺从的拔腿架到我肩膀上,我伸手把她裤衩的布条扒开,扶着鸡巴往超美妈的毛毛中间捅,超美妈紧张的肉都绷紧了,她两只手伸到腿间,扒着肉缝两侧,充分展开肉洞,迎接我的进入。鸡巴探进去了一般,超美妈咧嘴喘息道:涨开了,真的粗啊,太粗了。我说:才一半。超美妈说;死就死了,今天闺女拿肉罐头回来,上边嘴吃了肉,下边嘴也吃个够。我听了哈哈大笑说:姐,这个肉肠够吃不。超美妈咬着牙哼哼着说;消化不了啊。我微微用力,整根肉肠滑了进去,两人的阴毛纠缠在一起。我鸡巴和她的嫩肉紧密的结合,一丝缝隙都没有,我觉得鸡巴头子跟她的花心结合的也很近,给她深深的推倒最深处。超美妈说;好弟弟,姐真知足了,舒服死了。我说;姐,是不是就给我这一次?超美妈说;不不不,一次哪够,一百次一万次,只要弟弟想要,姐随时都给,就是给我挂破鞋游街,我也认了。我说:不会,弟弟一定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你们受委屈的。超美妈说:好弟弟,你是哪里来的,我怎么觉得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白天我做梦,就梦见一个男人,可没想到梦醒了,真来了个你。我呵呵笑道:梦中的也是我,现在你还在做梦。超美妈晕乎乎的,也不知道啥事是真的,啥事是假的,躺在床上任我轻薄,我把她翻了过来,身子朝下压住,她丰满的屁股顶着我的小腹,凉凉的,挺有弹性,我的鸡巴一下就硬了气啦,超美妈给做的裤衩真是舒服,鸡巴能充分舒展,直挺挺的顶着她的屁股,股缝里没有锁边,毛绒绒的布带勒住她的屁眼,一小块三角布遮住她的阴户,我轻轻的拉开到一侧,把鸡巴从裤衩低下掏出来,顶在她阴道口,慢慢的伸了进去。超美妈哼了一声,屁股微微抬抬,让我的鸡巴舒舒服服的滑了进去,超美妈满足的呻吟了两声,然后低声说:大兄弟,真真把里边填满了,一下就吃饱了。我笑道:大姐,舒服不,舒服兄弟就要动动了。超美妈满足的说:动动,动动,赶紧动动。我抬起身,双手撑住床,鸡巴抡圆了就开始抽插,把超美妈捅的哎呀呀的叫唤着,双手撕扯着床单,头一会朝左侧,一会朝右侧,看着她舒服,我也很高兴,心想生过孩子的女人还是可以尽玩玩的,可约捅鸡巴越涨,超美妈呻吟声渐渐变了,声音开始发抖,双手也平伸着,手指也哆嗦着虚张着,似乎在强行忍受着。我低声问;大姐,不舒服么?超美妈说;不知道,里边太涨了,兄弟你的家伙也太大了,姐肚子有点抽抽了。我赶紧拔了出来,超美妈也就势翻过身来,看着我的鸡巴说;兄弟,你这家伙太粗了,姐可有点受不了。我低头看看家伙,还是坚挺着,超美妈把双腿翘起来,大腿完全打开,还望手上吐了些口水,抹在自己阴道口,我扶着鸡巴硬挺挺的戳了进去。正面交锋,超美妈完全能承受,捅了几下,超美妈阴道里就开始泛滥,我越来越感到润滑,捅的也顺畅起来,鸡巴抽插的也快了很多,超美妈一连声的呻吟,我终于忍受不住,喷射出来。超美妈激动的一把搂着我,两人死死的腻在一起,一起喘着粗气,生理上的快感一直在脑海萦绕。很晚了,超美妈才跟我分开,有给我洗洗身子,让我睡下。超美一晚上没回来,我也一直睡到天亮。

喜欢我的支书生涯请大家收藏:(www.4txs.com)我的支书生涯四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母狗黄蓉传厕所瞟春记人生性事之写点真格的小涵的淫荡告白娇妻们的变化背叛欲望都市之悖伦孽恋武林启示录M老婆的刺激游戏欲望中的颤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