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我的支书生涯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中学生和工人直接起了冲突,中学生那里干的过工人,但是中学生门拎出了五只半自动,对天鸣枪,工人们只能纷纷后退,中学生们站了上风。我跟曹老头和老曹去拉秋粮的种子,刚到种子站,就赶上了这场冲突,中学生们持枪,用刀把工人们直接逼入了镇政府的大楼,所谓镇政府大楼,也就是一座三层的建筑,每层有几十个房间,工人们缩在里边,学生们团团围住。百姓们也都躲在家里不敢出来。路都封锁了,我和曹老头和老曹也走不了了,被中学生从马车上揪下来,蹲在路边,被人看守着。学生们攻不进去,就往大楼的玻璃上仍半头砖,咋的玻璃四溅,里边工人有些受伤了。一个工人比较狡猾,大楼里有不少领袖的头像,这些工人们把领袖的像都贴窗户上了,大门上也贴了几张,学生们傻眼了,再砸玻璃,弄坏了领袖的像,那可是现行反革命。学生们之后围着大楼,封锁了周围的通道,想困住那些工人。还是夏天,我们三个人蹲在马路边上,热的受不了,曹老头都快中暑了,我们想走也走不了。我正生气呢,一群人走了过来,呼呼喝喝的,很是嚣张,我定睛一看,为首的正是爱国主任,我赶紧跳起来打招呼,一个中学生抬腿就是一脚,踢的我直接趴马路上了,爱国主任认出我,赶紧扶我起来,一边给我拍打尘土,一边呵斥那个踢我的学生,那个学生看最高领导认识我,赶紧道歉,给我端来茶水。我们三人喝着大碗茶,爱国主任亲自巡视了一圈,也没有办法攻进大楼,骂骂咧咧的回来了。爱国主任接过一碗水,咕咚咕咚喝了进去,对我说:这帮工人太狡猾了,把领导照片贴门上,这样我们不能强攻了。爱国主任对两个手下说:晚上,潜进去,在里边放火,烧死他们,然后污蔑他们自己做饭,引起火灾,烧毁了领袖像。我一听,爱国主任太狠了,我不知道黑子是不是在里边,如果真的防火,都烧死了可就麻烦了。爱国主任走到我面前笑着说:要不是老同学给解决了这几杆枪,我们也不能把他们逼进大楼去。我心里猛的一沉,看来这个局面还是我帮他搞的枪造成的。我无论如何也要帮助工人们度过这一关,可是要想让工人们打赢爱国主任是不可能的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们投降,爱国主任胜利了,他也不能把工人们怎么样。要让工人们投降也很困难,他们缩在里边,顽抗到底,如果真的拖到晚上,可就出大事了。我对爱国主任说:老同学,这些人不都是造反派么,干嘛动刀动枪的。爱国主任笑道:这帮家伙想造老子的反,老子就要开枪,打服他们,否则,我这个主任就白当了。我笑道:制服他们容易,可是他们服了,你还开枪么。爱国主任笑道:开个屁,我总共就那10多发子弹,一把枪两三发,吓唬人还凑合,只要他们服了,都是造反派,以后听我的,我也不会怎么着他们。我哈哈一笑说:那把他们逼出来,不就可以了么。爱国主任眼睛一亮,看着我说:你有办法?逼他们出来,你可是头功一件。说你要什么,只要我有的,我都给你。我哈哈大笑,低声对爱国主任说:我不要钱,不要权力,寡人之疾……爱国主任哈哈大笑:唯好色也,这容易,那木器厂还有不少女人,你去挑,看上谁是谁。我摸着嘴笑了,爱国主任请我赶紧出主意。我指着不远处的一座锅炉房的大烟筒,冲他笑笑,爱国主任看看烟筒,看看我,恍然大悟,指着我鼻子说:你他妈太狡猾了,幸亏你是帮我的,你要是我敌人,我早晚死你手里。我抿嘴一笑,爱国主任叫来几个学生,吩咐了几句,学生们也都咧嘴狂笑起来,纷纷跑去开始行动。我跟爱国主任带着老曹和曹老头奔赴学校,到木器厂挑女人。20多个妇女站在院子里,我跟老曹和曹老头就像挑牲口一样挑选女人,曹老头挑了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干部,老曹挑了一个三十出头的女工,我挑了一个接近40的女右派,具体干啥的不知道。爱国主任笑道;老同学还是喜欢吃熟透了的桃子,口味不变啊。我咧嘴哈哈笑了起来。那个女干部长的挺精神,短发,很干练的样子,可是已经被折磨的没有了火气,脏兮兮的曹老头挑了她,她也面无表的站到曹老头身边。女工大胸大屁股,复合老曹的口味。我挑的这个虽说岁数大些,但看的出年轻时候是个美女,保养的也好,很文静的知识分子的样子。我们带着三个女人,跟爱国主任回到镇政府大楼前看热闹,几个红卫兵跑过来向爱国主任报告说都准备好了。爱国主任咧嘴一笑说:开始行动。几个红卫兵跑了,那边锅炉房的大烟筒冒出阵阵白烟,锅炉开始烧水,几个红卫兵下到地下管道中去,关闭了其他通路,只开着镇府大楼的阀门,过不多久,滚烫的热水就流入了镇府大楼的暖气中。(在此说明,暖气是一种北方住宅取暖的设备,每个房间都有,一片一片中空的铸铁片,冬天北方很冷,房子里更冷,所以要由供暖的单位向这些暖气片里边输入热水或者热蒸汽,这些暖气片就热了,从而使屋子里的温度升高。过了黄河往南,我国家庭或者单位就没有这种设备了,这种设备能使室内温度升高10度以上,好的供暖,能使屋内升温15度到20度,在北方冬天,室外可能零下,但有暖气的屋子可能有24,25度)现在是炎热的夏天,工人们怕砖头飞进去,窗户都不敢开,本来给一个片区供暖的一座锅炉房,只给一座大楼供暖,那暖气片热的手都不敢摸,整个大楼里热的跟蒸笼一般。工人们还在坚持,不少工人脱了衣服,轮流在厕所,水房里用水龙头里的凉水降温,被抵近观察的红卫兵发现,爱国主任一声令下,在楼外关闭了给大楼输送自来水的阀门,这些工人们只好干蒸起来。我估计屋子里的温度超过了50度,有些工人强行想开窗户,可是窗户上贴着领袖像,已经干了,揭不下来,硬性开窗就会毁了领袖像,工人们在里边热的嗷嗷叫。这座大楼是政府大楼,为了服务政府领导,就连大楼的走廊里都有暖气片,这些工人们热的都快了,汗流的跟瀑布一般,到了傍晚,有些工人受不了,出席中暑的迹象,不少都躺倒了。爱国主任听了汇报乐的直蹦高,周围的红卫兵也都很激动,我淡淡的笑着,突然听到我身边的那个女右派冷冷的低声骂道:谁出的这主意,真缺德。我测验看看她,女人白皙的脸庞,一双大眼冷冷的看着爱国主任手舞足蹈的样子,我捂着嘴低声对她说:这主意我出的。女人大吃一惊,惊惧的看着我,我淡淡的笑了一下。女人吓的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工人们终于受不了了,开了门投降了,红卫兵一片欢腾,几十个只穿着裤衩的工人灰溜溜的从大楼里出来,红卫兵们上去吧为首的几个工人捆了起来,我仔细看,没有黑子,我放心了。工人们的棍棒,刀枪都被收缴了,被红卫兵押到学校去批斗,爱国主任过来握着我的手说:老同学,可谢谢你了。我笑着说:他们投降了你就别打人了,收编到你部下就好了。爱国主任笑道:放心吧,这些以前也是归我管的,现在他们服了,以后就会听话,我也不会怎么着他们。我笑着点点头,爱国主任说;在镇政府的招待所给你们开了三个房间,你们去好好乐乐吧。我招呼曹老头赶上马车,进了镇政府的招待所,有服务员领我们上楼,进了房间。我带着那个女右派也进了一间屋子,女右派有些害怕,脸上肌肉紧紧的,抿着嘴,也不敢看我。我说;你休息一小会,跟我去学校,我不放心。女右派看我一下,说;你不放心什么?我说;我还是怕那些工人挨打受伤,我要去看看。女右派说:不是你用计策逼他们出来的么?我说;废话,我那是救他们,如果不逼他们投降,晚上,爱国主任就要放火,搞不好要死人的。女右派吃惊的捂着嘴说:他干放火烧政府大楼?我说;这家伙已经了,不知道他能干出什么事来。现在工人们投降,我希望爱国主任能为了扩充队伍,不会伤害这些工人。女右派怔怔的看着我。我说:叫你们出来,也没别的想法,也是为了救你们。女右派看着我说:你不认识我,干嘛救我。我说:给他抓起来的,都不会是坏人。能救了谁就救谁。女右派不相信的看着我说:你们不是为了欺负我们?我说当然不是呢,想要上床,我也挑个年轻的。女右派相信了我的话,把我当做好人,崇拜的看着我。可隔壁的曹老头已经开始搞那个女干部了,女干部叫床声穿透了薄薄的墙壁,传到我们房间,我听到脸一红,女右派愣了一下,不相信的表又浮现在脸上。我休息一会,天黑了,我跟她说;跟我去学校,如果没事大家都好,如果爱国主任下黑手,我就跟他玩命。女人跟着我出来了,我们一边走一边聊,这个女右派竟然是以前镇长的闺女,是镇医院的副院长。一名内科主任医师。姓吴,叫吴敏玉。我问她,那个儿科的杨大夫你认识么,吴院长点点头说:以前我们被关在一起,后来她就消失了。不知是死是活。我说:她没事,已经回家了,上次就是我带走她的,然后爱国主任跟我做了一些交易,就放了她。吴院长仔细看我几眼说:是啊,上次就是你挑走她的,她真的回家了?我点点头说:不光是她,她父母公公婆婆,她丈夫都没事了。吴院长不相信的说:不可能,她丈夫据说在监狱自杀了。我说;这是个误会,死的不是她丈夫,谣传的。吴院长将信将疑的看着我,我笑道:一会从学校出来,带你去看看她,不就知道了么。吴院长点点头说:我和小杨本来就是朋友加同事,她没事我很高兴。我们来到学校外,门口有红卫兵站岗,我们也不敢过去,绕到学校后边,想攀墙头看看。可是墙头挺高,爬不上去。我对吴院长说:你蹲下,我站你肩头上去,然后在拉你上去。吴院长听话的蹲下,站稳了,我扶着墙,踩着她肩膀往上够,希望能够到墙头。可我身子还没站直呢,吴院长就抗不住了,哎呀一声坐在地上,我也摔了个狗吃屎。吴院长扶我起来,对我说:你死沉死沉的,我一个女人,怎么抗的动你。我想想也是,我说我蹲下,你上,然后拖我上去。吴院长点点头,我蹲在下面,吴院长站在我肩膀往上爬,她倒是不重,我慢慢站了起来,可是吴院长腿软了,她直不起来。我咬牙扛着她说:站稳了,手扶住墙。吴院长越站越外,半蹲在我肩上,身子往后,我赶紧举手托着她,可是她一屁股怼到我脸上,硕大肥硕的屁股在我脸上揉来揉去,我能感觉到她的屁股的质感,可是现在不是享受的时候,她要是倒栽葱摔下来,可能会出问题。我赶紧站稳了,身子不晃动,手托着她的腰,尽量靠近墙,吴院长挣扎了几下,手终于搭住墙头,稳住身体,我托着她的屁股,往上举她,吴院长也挣扎的往上爬,她屁股终于离开我的脸,我右手不知怎么卡在她裆部,正好捂住她的阴部,我也不管摸到那里了,使劲一下把她举了起来。吴院长蹁腿上了墙头,扭过头脸红红的对我说:你手往哪里摸,太坏了。我咧嘴笑道:摸两下比摔下来强多了。吴院长气的脸更红了。我说你把手给我,拉我上去。吴院长爬在墙头,垂下手来,我跳起来勉强能摸到她手尖,根本抓不住。正着急呢,吴院长说:别蹦了,那边墙角有个梯子。我扭头一看,果然那边墙角有个木梯,我搬过来,架在墙边,蹬了上去。然后拖梯子上去,放到学校里,我们顺梯子进了学校后墙。我们摸黑挨着墙边绕到学校篮球场,一帮红卫兵围着工人正喊口号呢。几个工人头子正蹲在主席台上两张桌子前,写着什么。爱国主任坐在一张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看着几个工人头子。我和吴院长蹲在一片冬青树篱笆后边,远远看着,几个工人头子写完了,把手里的纸交给爱国主任,爱国主任看了看,似乎挺满意。站起来大声说:纺织厂造反派现在正是向我们镇革委会造反派投降,以后就是我们的一个支部。听从镇革委会的指令。红卫兵们纷纷呐喊鼓掌,几个工人头子垂头丧气,篮球场上的工人们也都缩着脖子,无精打采的样子。吴院长说:看来他们写了保证,问题不大了,应该能安全离开。果然,爱国主任和红卫兵释放了工人么,红卫兵们簇拥着爱国主任含着胜利的口号离开了。我拉拉吴院长,两人潜回去,搭好梯子,翻墙而出。回到街上,到处都是庆祝胜利的红卫兵,我们低着头,快步离开。吴院长说要看看杨医生去,她带着我到了杨医生父母家,一敲门,恰巧是杨医生开的门,看到吴院长,她很激动,认出我来,更傻眼了。赶紧让我们进了家,端了些吃的和茶水,家里就杨医生在,她父母和公公婆婆都躲回乡下老家去了,她在等着丈夫出来,准备也去乡下躲躲。吴院长彻底相信了我,对我很是尊敬,杨医生更是对我感恩戴德,我大喇喇的坐着,两个女人去厨房给我做晚饭,下面条。我能听到两个女人窃窃私语的对话,吴院长在问杨医生有没有被我欺负,杨医生也没法否认,承认了跟我有一夜风流。吴院长也想的明白,我能救出她们,有这种事,也能理解。杨医生也问吴院长是不是也被我欺负了,吴院长说今天才被我救出来。杨医生笑着说:这个土支那里都好,就是好色。估计你也跑不了了。吴院长伸手挠杨医生的痒,两人笑作一团,脱离爱国支的魔爪,让她们又有了女人的娇俏的风韵。杨医生想起我的鸡巴,跟吴院长用手比划着我鸡巴的尺寸,吴院长吃惊的捂住嘴,一脸的不相信。面条熟了,两人端了出来,吴院长脸通红,眼角的皱纹都开了,端着面条,手都在微微颤抖,杨医生确实一脸的坏笑,还冲我使劲眨眼。一人端着一碗面条吃,杨医生使劲给我夹菜,一口一个恩公,恩人,叫的那叫一个甜。吴院长脸红红的不说话,杨医生说:院长啊,刘支也是你的恩人,你也给恩人夹菜啊。吴院长放下碗,表很尴尬的给我夹了一筷子菜,我笑着吃了。杨医生说:支啊,吴院长可是我们医院的主任医师,你那个毛病,一会吃完饭给我们院长看看,她水平可比我高多了。吴院长低声骂道;小杨,别瞎说。杨医生笑道:人家救你出来,你也要救人家啊。吴院长脸红的快滴出血来,一脸的女儿神态,40岁了,看上去像个小姑娘的神态。看的我也是心里痒痒的。

喜欢我的支书生涯请大家收藏:(www.4txs.com)我的支书生涯四桃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母狗黄蓉传厕所瞟春记人生性事之写点真格的小涵的淫荡告白娇妻们的变化背叛欲望都市之悖伦孽恋武林启示录M老婆的刺激游戏欲望中的颤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