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穿越架空 > 铁血残明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孤注

第三百一十三章 孤注(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今日百顺堂换筹十两送白鸽票两张,三十两的奖啦,快来……快跑啊!”

南京大中桥西头的百顺堂,原本站在门口的帮佣一窝蜂涌入大堂,引起堂内一阵惊慌。

“干啥!干啥!”

蒋淑琼怒气冲冲的拨开人群,带着毛丫头大步走出门外,只见门外街上也是一片混乱,几个皂隶正举着哨棍,朝一个乞丐模样的人乱打,片刻间就将那人打得倒地不起。

一名皂隶朝周围人群大声喊道,“衙门逮拿流寇谍探,城中人家一律不得留住乞丐、百工、游方僧道人等,凡各家门市用工有西人的,限三日内离城,隐瞒不报者送官问罪,左右邻知情不举告者同罪。”

几个皂隶呼喝完毕,将地上的乞丐拉起来,拖着往东去了,围观的百姓议论纷纷,一时还没散去。

“谁家还留住乞丐,在老娘门口抓人,把客人都吓走了,一群狗隶。”

蒋淑琼朝地上呸的一声,最近南京城中到处抓人,听说是在江北抓的流寇供述,说有上千贼谍过江入南京,等着今年过江内应。

今年江北过江来的人特别多,和州、巢县、全椒等地的惨状逐渐清晰,流寇在各地靠内应破城的事情也越传越玄乎。

今年南京大抓贼谍,具有很好的群众基础,但也引起不小的恐慌,很多人认为南京成了流寇的目标,有钱人家早早的出城,往更安全的苏州等地去了。

这多少影响了百顺堂的生意,但对面的大江银庄生意却越来越好,刘若谷在江对面的扬州又开了一个分号,还在筹备苏州分号,开展飞票业务,据说还没开张就已经有许多人争着想存银。

刘若谷现在基本不到百顺堂来,所有事情都是蒋淑琼在管,也就更在意业绩,现在流寇影响生意,蒋淑琼对这帮流寇自然更加不待见。

毛丫头拉拉她袖子,“蒋姐姐,可别骂狗隶,咱们东家以前不也是皂隶。”

“东家那是廉隶,哪是他们可比的。”

蒋淑琼把两手叉在腰上,扬着头道,“以后你得叫蒋掌柜,刘大掌柜可是跟我说过了,他跟着还要去苏州开银庄,以后这百顺堂大小事情,都让老娘我管起来,不要姐姐啥的乱叫,让下面人听着乱了体统。”

毛丫头凑近道,“他可还没说让你当掌柜,我听他们银庄的人说,刘掌柜想讨好庞东家,有意思让周月如当赌档掌柜,你就还是二当家的。”

“休要听他们胡说八道。”

蒋淑琼怒气冲冲的,一时涨红了脸,“他周月如就一个记账的,当年来桐城百顺堂,还得老娘关照着,她怎地管得了这堂里一帮喇唬婆子。”

“所以刘大掌柜说,大小事情让姐姐你管起来,不就是知道周月如管不了,那不就是说,姐姐你把啥事都做了,她周月如得现成的便宜。”

蒋淑琼咬咬牙,呼呼的喘气,这已不是她第一次听说这事,从银庄开张之后,刘若谷虽然就在对面,但基本不管赌档的事,每日就是不停的见那些官员士绅,大家都等着什么时候任命新掌柜,看如今漏出来的风声,周月如的可能更大。

“姐姐你想想。”

毛丫头小心的道,“你看那周月如没把你当过姐妹,那银庄存银的事儿,咱们赌档这些本地帮佣,都是凑了银子由你去存,如今谁去她都认,分明是不让姐姐你赚这利钱。”

蒋淑琼嘴巴歪了歪道,“说了不许叫姐姐,那毛丫头你说说,这事怎地才好。”

“姐……蒋掌柜的,那周月如不正好就是个西人,要是有人举告了,不许她在城中,自然当不得掌柜了。”

“姐姐我这么正直的人,去干这背后举告的事情,总是不好的。”

蒋淑琼哼了一声,斜睨着毛丫头,“要是姐姐当了掌柜,这大堂里面的事儿,就由你来管吧。”

……“你不是想要百顺堂,此时便是顺势而为的良机。”

南京皇城西侧的守备府,守备少监周仁载睡在躺椅上,轻轻捶了一下自己的腿,郭作善赶紧凑过去,熟练的帮他捶腿。

“义父的意思……”周仁载轻轻吁一口气,“京师司礼监来的消息,皇上要拿钱谦益,由刑部行文,着张国维将钱谦益二人解送进京。”

郭作善迟疑一下道,  “可钱谦益与那百顺堂并无多少瓜葛,孩儿该如何做,还请义父指点。”

周仁载把小毯子往上拉了一下,摇摇头笑道,“小子平日精明,今日怎地糊涂了,谁说赌档便要从赌档上取。

那钱谦益给银庄写的贺词,都在江南时报上写着,那庞雨以为得了士林的便宜,岂知是给了你便宜。”

“但百顺堂掌柜是刘若谷,孩儿到底该对着刘若谷去,还是对着那庞雨去?”

“庞雨不倒,你这百顺堂就是拿不稳的,庞雨倒了,刘若谷就啥也不是。

再说那刘若谷不过一介白身,你弹劾他什么?”

郭作善眼神变幻片刻道,“孩儿原本只想要百顺堂,但此番银庄开业,孩儿心中实在喜欢。”

“那银庄……”周仁载停顿一下道,“倒着实的气派,但银庄嘛,盈利都靠着官贷,南京放出去,得在京师收回来,你若是收了银庄,以后怕是要南北的跑了。”

郭作善倒没有犹豫道,“孩儿原本也想要做官贷,南都本有乡试,进京会试也是必经之地,京师那边孩儿已经有预备,再请义父故旧照拂一下,以这大江银庄的名声,官贷上得大利是情理之中的。”

周仁载没有表态,左手微微伸出来,郭作善立刻取了烟筒,在取暖的铜炉上点着了,自己试了一口,见有烟出来,才递到周仁载的手上。

这南京城中典铺、银庄都不少,此时的银庄都是靠放贷,南京银庄主要靠官贷,做的人已经不少,还需要在京师有一定能耐,否则不利于追债。

郭作善手中本也有一个,做了一些官贷生意,因为量太少,不是他们主要的利润来源,所以虽觉得银庄也赚钱,但相对赌档更麻烦。

只是这大江银庄太过吸引人,眼看着能到嘴的肥肉,放弃实在太可惜。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重生之时代霸主穿越之极限奇兵活在崩坏世界反穿越调查局三国:开局截胡了大耳贼万剑破朕的大秦不可能亡柯南世界的次元通灵人三国之曹家逆子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
返回顶部